遭遇足球金融骗局球迷上亿资金血本无归

有的像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一样大获成功,有的则留下了坑蒙拐骗的一地鸡毛。

以上对话并不是发生在经常被骗的大爷大妈之间,而是一位长期在英国生活的球迷向笔者的诉苦。

他口中的Football Index(下文称足球指数),如今已经失去了英国和泽西岛的博彩牌照,诺丁汉森林和女王公园巡游者也已将球衣胸前的足球指数广告拿下。

这样一家原本应该是体育博彩的平台,是如何在短短5,6年之间用独创新颖的方式吸引用户,把自己包装成了金融平台的呢?

都说体育不容易变现,这家叫做“足球指数”的大佬却想到了不同于传统体育博彩的娱乐模式。

他们标榜自己是 The Football Stock Market(足球股市),在市场页面上列出所有可交易的球员,买卖报价,以及球员最近的价格变动。该公司还提到自己有三种 股利发放的方式,让整个平台看起来就像一个证券交易市场。

如果用通俗一点的话说,足球指数允许用户在使用平台本身规则的情况下,对球员未来的表现进行下注。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玩过雅虎体育的fantasy(范特西),这个足球指数的玩法,其实就是涉及到真实货币交易的范特西。

这里的球员,事实上也就是我们口中常说的股票。用户通过购买或者出售球员(虚拟股票),根据球员未来一段时间的表现,和在平台身价的涨跌赢得奖金(股利)。

“足球指数”目前的交易手续费为交易金额的2%,越多人加入,他们的收益就越高。

相比于传统体育博彩中的赢者全拿,输者全输。足球指数平台以球员作为基准,移除了传统玩家投注错误,导致血本无归的状况,设计出了“股利”机制。

他们试图将球员的相应“现金流量”,跟实际赛场上的表现连接,淡化了其赌博性质。

但事实上,“球员”只是交易商品的标的名称。实际的价格,还是来自市场参与者的买卖活动。换句话说:多少人 “赌”这位球员有好表现,是决定其价格的核心因素。

实际上,该平台本身并不创造任何财富。只是拿后进入平台者的钱,补贴给先进入者。互相循环,炒高在平台中“只是个名字”的运动员价值。

如果把平台上的C罗或者梅西的名字换成“咸鱼”,这个体育金融产品也是可以存在的。

只要后进平台的人看好未来市场中咸鱼的价值提高,就会投入资金购买。大家追捧,咸鱼遂水涨船高。然后,平台就能够从中不断收取手续费赚钱。

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又与很多非法集资非常相似。一旦没有后续资金进入,平台就会陷入崩溃的风险中。

平台自身选出一系列英国主流媒体,给予不同的权重,该球员出现在不同媒体上的次数越多,分数就越高,每天结算。

联赛间歇期时,属于non-Match Day的状态。持有排名前三名球员的用户会收到股利(比如梅西、C罗、姆巴佩,如果你没有买入这三名球员,联赛间歇期就不会有这项收入了)。

赛季期间,持有排名第一球员的用户,才有股利发放(同样的道理,你需要买入这位球员)。

在有赛事进行期间,能够配发股利的方式就更为多元。赛场上的各种表现,被转换成分数,一场比赛结束后,在该位置上排名最高的球员,其持有者将会被发放股利。

当然,若球员在赛场上有特殊表现,比如:进球,助攻,或者零封,扑出点球等等,也会有额外的赛场表现股利。

分配给用户的股利,除了来自于平台收取的手续费之外,有可能这些被足球指数选择了的媒体,因为自身获得了推广,也会给平台一些费用。这些费用,也是平台分配给用户的股利的来源(不过这种模式并没有经官方证实)。

对比成证券市场的(虚拟)例子是:某家公司在媒体上面曝光度高,他的广告收益,也会变成股利分配。但这样的股利,并不是来自于公司实际的经营活动,而是公司 曝光衍生而来的。

这样可以看出,足球指数的“股利”,跟现实生活中投资证券市场的股利存在本质上的区别。

2019年,纳斯达克在其网站上发布了对足球指数创始人亚当-科尔(Adam Cole)的采访,并宣布将为对方开发云计算交易引擎。

然而不到2年的时间,随着足球指数的爆雷,纳斯达克已悄悄从网站上删除了这篇采访,只是这并不能阻止愤怒的投资者对纳斯达克的声讨。

在文章中,科尔表示,该公司正在创造一个娱乐市场(recreational markets),希望与金融市场平起平坐。

在2018/2019赛季,该平台的交易量超过3.21亿英镑,超过430万英镑通过股息支付给了用户。

这让纳斯达克看到了体育成为金融衍生品和交易平台的巨大潜力,使得他们愿意为足球指数提供技术乃至更多的帮助。

博彩要让大家愿意参与,有个很重要的因素:不同观点的人,要能够快速地进入平台上参与这个游戏。

一场比赛,正好能够快速地让不同观点的人,掏出钱来“交易”。这也就是为何原本应用在证券市场上的撮合交易,会被植入体育博彩市场。

尽管纳斯达克曾明确表示“足球指数”允许客户“将职业足球运动员当作股票一样买卖”,但是,现在“足球指数”池子里的钱,都是外面涌入的。一旦外面入坑的钱减少,不能支持球员表现指数所带来的分红金额的发放,就是“足球指数”爆雷的开始。

一位愤怒的用户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纳斯达克的名字曾给了他们对足球指数的信心。他在推特上写道:“正是纳斯达克链接让我打消了疑虑。”

另一人则批评该平台将自己描述为一个股票市场,并“无数次”提到了纳斯达克的背书让自己放弃了戒心。

3月4日,足球指数突然无预警的发布了规则的重大改变,在公告中他们宣称由于不可控因素,平台资金紧缺。

为了度过难关,该平台将发行新股。另外“股息”派息会从每股33便士的上限骤降至每股6便士。

这一举措,导致池子里的钱开始迅猛流出,平台上的球员股价开始暴跌,直接导致了市场崩溃。

B费的卖出价从6.72镑掉到了1.12镑,哈兰德的卖出价从7.5镑左右掉到了0.75镑。

空杀空的一幕,竟然在一个体育金融衍生平台上上演,并降低了所有未公开的押注的价值。

更严重的是,平台声明表示,用户只有账户余额可以取出,而大额重仓的资金根本逃不掉,直接被堵在了池子里等待干涸。

2021年3月11日,“足球指数”平台被暂停交易。几小时后,其母公司BetIndex宣布自己进入破产管理程序。

这时候,那些沉溺于投资球员的用户才真正意识到,“足球指数”不是什么金融监管机构,这只是一个受到博彩管理者管控的线上赌场罢了。

客户购买的“股份”,也不是真正意义上足球运动员的股权,而只是一个虚拟的名义,一切都是镜中月水中花。

英国已有议员呼吁对“足球指数”的爆雷进行调查,下议院领袖雅各布-里斯-莫格(Jacob Rees-Mogg)称这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目前,英国政府正对博彩立法进行审查,正在考虑的提议之一是禁止博彩公司出现在球队的球衣上。

根据镜报的报道,数以万计的球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毕生积蓄消失殆尽。大约有3万人受到足球指数破产的影响,平均每人损失近3000英镑。

“我彻底崩溃了。这笔钱是我的裁员费。为了照顾母亲,我早早退休了。这本来应该是我的储备金。”

一位63岁的老爷爷在足球指数投资了1.7万英镑,原本价值已经达到2.3万英镑,这次爆雷,让他瞬间一无所有。

24岁的杰克在接受BBC采访时说:“我一直都很喜欢足球,但我对传统的足球博彩从来不感兴趣。足球指数就像一个股市,吸引了我,它满足了我分析+游戏的兴趣。”

一些评论家认为足球指数类似于庞氏骗局。为了支付红利,它要求更多的客户存款。当这一需求枯竭时,问题就开始出现了。

足球指数的的母公司BetIndex表示,其目标是让足球指数在重组完成后重新开盘交易。他们还表示剩余的现金余额存在一个“独立账户”中。

类似于此的范特西(fantasy)游戏,目前在国内外都拥有极高的用户数量。

无论是足球,还是篮球,棒球,冰球,橄榄球,无法上桌参与博彩的用户都将范特西视作一个理想的替代品,游戏的理念也和足球指数类似。

注册者通过选择球员的表现评分,来判断玩家成绩的优劣。甚至可以以奖金的方式对成绩进行派彩(奖金来自用户的充值,用户充值与否可自行选择)。

只不过这一游戏目前在国内几乎已经绝迹。尽管国内引进这种模式的博彩属性并不浓重,但监管层面不想看到擦边球的出现,对这一类游戏采取了一刀切的处理方式。

然而,更多悲剧显示出,参与者并不清楚自身所进行的是投机行为还是投资行为,以致于付出高昂的代价。

希望透过“足球指数”爆雷的故事,可以让本文的读者更清楚“市场”的运作机制、投资与投机之间的差异。

任何一次“投资”,都应该清楚了解自己所牵涉活动的本质,再打开钱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