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后街男孩”线万人狂欢热度不及崔健周杰伦视频号频频挖掘“怀旧密码”线上演唱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原标题:关注 “后街男孩”线万人狂欢,热度不及崔健周杰伦,视频号频频挖掘“怀旧密码”,线上演唱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6月24日晚8点,美国男子组合后街男孩(Backstreet Boys)开启全球首场线上演唱会,爱尔兰男子演唱组合西城男孩(Westlife)作为嘉宾亮相舞台,同台演出。

弹幕一度化身“报地名”现场,深圳、广州、上海、武汉、杭州、重庆、乌鲁木齐等多地粉丝呼唤后街男孩去当地举办现场演出。不少粉丝回忆青春:“喜欢了他们21年”“童年回来啦”“我们都暴露年龄了”。

作为美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男团组合之一,迄今为止他们已经销售了3800万张唱片,全球销量达1.3亿张,他们的名字已然成为流行音乐史上经久不衰的符号。

随后,西城男孩出现,与后街男孩隔空同唱《My Love》《I want it that way》,开启梦幻联动!

去年12月17日,“西城男孩”(Westlife)全球首场线上演唱会的现场直播,吸引了超2700万人观看,并迅速登上热搜。而在昨晚,这支承载着无数中国人青春回忆的流行音乐组合,作为嘉宾出现在了后街男孩的线上演唱会上。有意思的是,两大男团首次在线上同台演出,先没有比拼唱功,而是回忆当年的篮球比赛谁是最后的胜者。

事实上,4月以来,张国荣、崔健、周杰伦、罗大佑、孙燕姿等一众华语乐坛顶流歌手的线上演唱会以复播、直播的方式先后登陆视频平台,动辄千万级别的在线人数和观看量预示着“怀旧风”已悄然兴起。

据不完全统计,4月15日的崔健视频号演唱会,累计观看量6370万、累计观看人数超4600万、1.2亿次喝彩、243万条在线演唱会”在微信视频号重映。仅播出10分钟后,该话题冲到微博热搜榜第一。

官方数据显示,在演唱会正式播出前,全网预约人数突破2000万,而据不完全统计,当晚全平台观看人数超过5000万。最终,周杰伦“摩天轮2013演唱会”,仅在的视频号直播间就有3041万观看,超4700万点赞。不少车企也开始抢抓这波“怀旧流量”,希望借机为品牌增加曝光度。

晚的演唱会中,视频号强化了互动性以及商业广告的植入力度。从崔健开始,汽车品牌就频频与视频号合作,随着表演嘉宾变成外籍乐队,赞助的车企也从国产车变成美国品牌。不过在崔健和罗大佑等演唱会中,汽车品牌只是作为背景板存在。但在后街男孩演唱会中,预告称演唱会晚上8点开始,但在和观众寒暄后,乐队成员就和主持人一起坐上品牌方赞助的汽车前往活动场地,期间有长达15分钟左右的展示车内全貌的谈话场景,其中还有五分钟成员们在介绍自己喜爱的车型,甚至还拿出了商品图介绍。

直到8点25分,演唱会才正式开始。“原来是卖车来了”,有弹幕表示。而论及在朋友圈的存在感,恐怕还不及罗大佑。截至发稿,微博#后街男孩 我的青春回来了#线位。

后街男孩于1993年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成立,由尼克·卡特、霍伊·多罗夫、布莱恩·利特尔、亚历山大·詹姆斯·迈克林、凯文·理查德森五人组成。志趣相投的他们借用二手市场(Backstreet Market)的名字,起名“Backstreet boys”。

作为美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男团之一,迄今后街男孩的唱片的全球销量达到了1.3亿张。如今的后街男孩,最年轻的尼克42岁,年纪最大的凯文51岁。男孩们都已升级为老爸。

而爱尔兰男子演唱组合西城男孩(Westlife),1998年成立于爱尔兰斯莱戈郡,现以奇恩·伊根、尚恩·菲南、马克·菲海利、尼基·柏恩四名成员的组成形式展开演唱活动 。

1999年以五人组形式出道;同年4月发行首支单曲《Swear It Again》,获得英国单曲榜冠军位置。2006年西城男孩在上海大舞台举办了在中国的首场演唱会。

从、张国荣、崔健、周杰伦到后街男孩,视频号演唱会打着同样的怀旧牌的同时也追求着商业化变现。

对于视频号的商业化思考,腾讯音乐首席执行官梁柱曾公开表示:“后续腾讯会重点推进具备非常大规模用户的直播、视频号演唱会和腾讯音乐产品的联动,只有在大的用户规模下,才会有比较好的商业机会。”

依托商业化的展开,视频号的商业化成绩已经在腾讯财报中有所体现。在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中,腾讯营收1355亿元,净利润255.45亿元,同比下降23%,连续三个季度下滑。其中,游戏、网络广告各项业务收入增长停滞,再加上成本、薪酬的猛增以及所投资公司的估值大跌,共同造成了腾讯第一季度下滑的业绩。

在财报当中,腾讯首度提及了视频号的相关收入,目前视频号直播服务收入已经成为腾讯增值业务增长的核心因素之一。据财报显示,该业务增长了1%至291亿元,这反映腾讯视频号直播服务的收入增加,只不过大部分贡献被音乐及游戏直播的收入减少所抵销。

如何看待腾讯首度提及视频号收入?视频号的商业化变现能力是否会呈现出爆发式增长?TMT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告诉《商学院》记者,“视频号的商业化可能将以缓慢而稳健的形式发展,这和张小龙一贯强调极简和尽可能不打扰用户的产品思维有关,有业务增长是必然的,而表现场景却未见有新的变化。因此,视频号赚钱与否还不是当下腾讯的核心进击点,如何探索出视频号和社交网络之间深度联动的场景,特别是口碑营销上的用户参与,且真正对消费者有效而口碑真实持久,才是商业化的破题点。”03

虽然随着线上演唱会的走红,博得了流量和商业的双重口碑,但此前基本上均采取免费观看的形式,至于付费直播的模式是否可行,很多平台仍然是在摸索当中。

对此,视频号也曾有过一番试水。今年1月,微信视频号进行了第一场付费收看直播,其在“腾讯NBA”直播间通过付费收看的形式直播了NBA爵士vs勇士的常规赛,用户可以免费观看3分钟,但超时后需要支付90个微信豆(1元=10个微信豆)才能继续观赛。

如果仅从价格考虑,对于用户在视频号付费观看比赛是不划算的,毕竟充值视频平台会员要比这种单次付费的方式性价比更高。因此,视频号的首次付费直播既是一种试探动作,同时也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兴趣边缘人群,转化为相应的用户,最终达到从付费到会员的转变。

相较于视频号的浅尝辄止,网易云音乐在付费直播线上演唱会方面则有过比较成功的案例。2020年8月22日,网易云音乐上线TFBOYS“日光旅行”七周年演唱会,该场次售票数破百万,其中最低票价30元,最高860元,同时在线万人次。如果以最低票价计算,主办方可以拿到超3000万元的票务毛收入(含渠道成本)。

无论对于主办方还是经纪公司来说,这已经是颇具吸引力的流水数字。这场演唱会的门票收入之所以如此可观,其背后与TFBOYS的粉丝黏性更高、打投意愿更强有关。

但客观来说,网易云音乐的成功其实也给其他平台提供了一个可行的思路,那就是筛选出叫好又叫座的流量歌手,重点进行前期的广告宣发和推广,最终付费观看线上演唱会的热度应该不会太低。按目前线上演唱会动辄上千万级别的观看人次估算,哪怕只有1%的转化率,线上演唱会的门票收入也会有很大的变现空间。

假以时日,随着线上演唱会的商业路径逐步成熟,付费观看的模式或将会被更多的平台采纳。毕竟,付费直播作为商业变现的方式之一,对于平台来说也不过是换了一种赚钱的“姿势”。

音乐行业资深从业人士、克瑞凡音联合创始人杨昆对《商学院》记者表示,“付费观看线上演唱会,本身对于平台的吸引力在于只需要设置较低的门槛,就可以撬动一定规模的‘蛋糕’。对于推出微信豆的视频号来说,其如果做付费模式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此前腾讯推出了微信豆之后做公众号付费阅读,等于把知识付费领域打通。如果付费模式的线上演唱会能够做得出色,视频号甚至有望带动传统音乐行业进行转型。”

即便是在北京鸟巢体育场举办一场大型演唱会,最多能容纳的观众也不到十万人,而热门的线上演唱会动辄数千万的观看人数,其所触及的人群规模是线下无法超越的。但这是否就能说明线上演唱会可以取代线下?答案是否定的。

必须承认的是,线上演唱会的确有很多的便利和优势,其走红也与近几年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大量线下活动被取消或延期有很大的关系。趁着这样的“天时”,视频号、抖音以及其他平台打出“怀旧牌”,也就更容易引发公众的情感共鸣。

另外,随着网络的发展,互动性和社交性也使得线上演唱会能够成为独立于线下演出而存在的关键,正是这种多样化的社交体验,让更多的观众感受到了音乐的魅力。然而,无论线上演唱会存在着多么便捷丰富的优势,也很难达到线下演唱会所拥有的临场感和沉浸式体验。

毕竟,线上演唱会的观看有着随机、间断观看的特点,用户可能会在观看演唱会的同时兼具其他活动;而线下演唱会的魅力就在于其提供了粉丝与歌手在现实生活中存在交集的空间,歌手不再只是屏幕上“冷冰冰”的人物,而是真实的可以交流的对象,再加上线下演唱会的音效、灯光和舞美设计,这种现场沉浸感相比起线上更能够刺激观众的肾上腺素。

从以上角度看,线上和线下演唱会之间存在着本质上的不同。正因如此,线上演唱会无论如何也难以取代线下的演出方式。当然,在充满不确定性的“疫情时代”,线上演唱会有着自身的使命和价值,无论这一商业模式未来会出现怎样的变化,它的发展都会带给人们更多的感动和影响。

“从某种意义上说,线上演唱会只是现场模式的延展和补充,其并不一定要去取代线下演出,而线下演唱会亦是如此。线上演唱会要想继续发展,未来需要解决的是商业模式问题,有了成熟的商业模式,线上演唱会才能和线下演出形成互补,并作为常态的产业模式而有所发展。”艾媒咨询CEO张毅对《商学院》记者总结道。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